假如有能力 游戏从业者们会给予大家什么样的假日礼物?

在假期中,资深游戏评论网站Rock paper shotgun向一部分游戏开发员做了个非常有趣调研:假如你有足够能力,你会想在假日送给大家什么样礼物呢?被提问不仅仅是游戏开发者,还有游戏艺术设计师和游戏脚本等。就让我们看看他们都给出了些什么调皮回答吧。

Grace Bruxner (独立游戏Frog Detective蛤侦探作者)

我想送给每个一个装满了活动和会议用衣服时髦新衣柜。当然这个礼物附带使用条件:任何都不许再运动夹克套t恤就出门。程序员们,是时候化身弄潮儿了。

Daniel Mullins (Meta游戏The Hex六角疑云作者)

如果我有能力,我会给游戏产业所有一份《宝可梦写真(Pokemon Snap)》续集...且场景发生在《猛鬼屋》(Hill House)里(笑)。

*Pokemon Snap是一个在任天堂64上运行宝可梦游戏,1999年日本发行。玩家可以利用拍摄技巧来完成宝可梦报告,在宝可梦报告中,玩家可以指定照片让大木博士给定分数。拍摄宝可梦照片以高分择优。

*此处Hill House应该指经典恐怖小说《The Haunting of Hill House》中鬼屋。改编电影同样1999年上映。

Amanita Design员工 (脸黑先生Chuchel开发商)

我们想带给大家充满生机但却真诚乐趣,以及也能为寻求平静准备安静环境——也许是一片森林吧。

Rufus Kubica来自11 Bit Studios (Frostpunk开发商)

我只想给每个业界士清晰传达一句话:宇宙是一个令战栗概念,充满了恒星和其他天体,我们只是沧海一粟。我们享受生活时间在比历史还宽广概念上显得过于有限。所以,让我们专注于欣赏眼前美,享受哪些真正让我们快乐东西——让我们不再互相轻蔑、仇视和分歧。

Marcin Ryciuk来自11 Bit Studios (Frostpunk开发商)

Steam拿12%分销条例。(太真实了)

Paula Rogers来自Chance Agency (Neo Cab开发商)

就像天后Mariah Carey说,我在圣诞节只会祈求所有团结。2018年我们看到许多恶劣事件曝光——从噩梦般企业经济危机(Telltale倒闭)到无依无靠开发员被骚扰后没伸出援手开展法律行动。不管是游戏行业还是其他行业,所有工作者们都遭受着一样环境,现在是我们走到一起确保我们自身权利时候了。(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!!)

Brenda Romero来自Romero Games (id Software联合创始John Romero妻子,也是游戏设计师和脚本家)

我想送给每个“远见”能力作为礼物。你一生能制作游戏只有那么多,明智甄选什么是你真正想要着手去做

Tom Francis来自Suspicious Developments (热能标记Heat Signature开发商)

我会给予每一个独立游戏开发者100个测试员!我猜这100个必须被压缩一边运输,就像一个个巨大,甚至更像柯南伯格风格诡异凝胶状罐装火鸡。当他们被复活、清洗、穿上衣服后。收件会发现他们还带着一张小卡片:“让他们现在就去玩游戏,并且要求他们按10分制来打分并且给出理由。”

Jon Ingold来自Inkle (苍穹之上Heaven’s Vault开发商)

如果我能办得到,我会在12月31新年夜到元旦那天之间多加一个月时间,就叫座“Newmesbember”好了。在这一个月里不准任何发布新游戏。我们都可以玩通积压游戏,睡个好觉,得到一些平常想不到启迪。哦对,还有给我把愚蠢英国脱欧给否决了。

Laura Dilloway来自Inkle (苍穹之上Heaven’s Vault开发商)

我试图机灵回答这个问题,我也确实回答了,但是取而代之是我大脑中挥之不去声音——给予尊重。尊重那些在业界工作多年却任然得不到这简单两字妇女们。尊重社区管理者和一些开发员,我敢肯定他们每天都会遭到过度口诛笔伐。尊重那些挣扎着祈求大众倾听边缘化口。我有点语无伦次,但你应该能明白我意思——不如去听听艾瑞莎·弗兰克林(Aretha Franklin)最棒那首曲子?(《Respect》)

*《Respect》是美国流行音乐歌手艾瑞莎·弗兰克林(Aretha Franklin,1942年3月25日-2018年8月16日)一首pop单曲。这首歌自1967年推出后不久即成为黑世界国歌之一,时值黑白种族问题白热化60年代末,"Respect"出现就像是为黑权运动代言一般,广为流传。

Chris Hunt来自Lo-fi Games (Kenshi游戏开发商)

我要送给他们一个“圣诞怪杰”,这个怪杰将潜入他们灵魂深处,去除掉等级界限和微交易根源概念。这个过程对于手术来说是无痛

Robert Yang (给猛男搓澡Rinse and Repeat HD开发者)

我会给游戏界带来一个礼物:Epic Games在正在进行关于《堡垒之夜》侵权舞蹈诉讼中败北。这或多或少能拯救游戏业界良知(一丢丢),并且帮助规范公平创意补贴(尤其对于创意者)。游戏业界总是错误请求各种许可,而不是鼓励自己创新,他们沉醉于把其他文化衍生物生吞活剥然后倒卖给无知消费者玩家。

Anthony Giovannetti来自Mega Crit Games (杀戮尖塔Slay The Spire作者)

我希望能让Steamspy重获辉煌,并且继续它曾经做详细统计。对于想要查看一些具体数据小规模开发团队来说,所有老客户统计信息是弥足珍贵宝物。

Dave Gilbert来自Wadjet Eye Games (秘密Unavowed开发商)

我要赋予我自己在工作中不受网络干扰神器能力。

看完了这么多游戏业者寄语,有诙谐有愤世嫉俗,看来每个都将享受一个与众不同新年假期。那么他们话有没有激起你共鸣呢?假若你有能力,你又想送给广大游戏相关团体什么样礼物呢?欢迎留言讨论哦。